鹿鳴酒店創辦人潘永豐:用一生照顧鹿野好茶。

「我出生在鹿野,是高台人,當了八任的總幹事,一輩子都和農會一起為農友們打拼。若說,人生能有點成就,真的全都是『茶』的功勞。」

_

鹿野,在中央山脈與海岸山脈包圍之下,地勢由東向西傾斜,擋住了強烈的北風;鹿寮溪、鹿野溪由西往東匯入卑南溪,最後流入太平洋,帶起的氣流形成日夜溫差大的氣候環境,還擁有水源源頭的條件,不僅適合種植茶葉,更具備早春晚冬的產期優勢。

走入樸實的鹿鳴藝術茶園內,放眼望去都是自然農法養成的茶園,自然、清新、舒暢是對茶園的第一印象;迎面而來,穿著白襯衫的潘永豐先生,是鹿鳴員工口中用一生與茶為伍的「潘創」,他不僅是知名鹿鳴溫泉酒店的創辦人,更是鹿野鄉茗茶紅烏龍的研發人,對在地有著深厚的情感。

農會生涯,陪伴鹿野茶文化的成長。

「鹿野茶能展露頭角,最大的關鍵就是我們爭取到『台灣省茶業改良場台東分場』之成立。」

潘創告訴我們,起初紅茶盛行,鹿野鄉由關西元昌茶廠溫增坤先生引進阿薩姆茶種,並在農會與鹿野鄉公所的協力合作下,才讓茶改場特地選在龍田村設置茶業分場。

而後,隨著全台紅茶市場變遷,在外銷受阻的困境下,國內開始興起烏龍茶風潮;農會因此輔導在地茶農進行烏龍茶栽種,並邀請當時台灣省主席李登輝先生命名為:「福鹿茶」,首次為鹿野茶定名,因茶葉的經濟價值高,鹿野茶區正式以福鹿茶推廣,更曾達台東縣農業產值之冠。

但曾經的鹿野茶,並不如阿里山等名產地受人喜歡,就算此地擁有日夜溫差大的優良種植環境,卻因消費者偏愛高山茶的秀雅清香,而默默無聞。

後因1995年大陸、越南進口茶衝擊市場,外來茶低價傾銷再次衝擊茶市場,茶農生計一度受到影響,將近千頃的福鹿茶園僅存不到300公頃。

此時,農改場台東分場吳聲舜先生以大葉種蜜香紅茶的經驗,將小葉種的烏龍茶培製特色茶,竟研發出耐泡水、茶韻長、深受民眾喜愛的「紅烏龍茶」風味。

潘創多年來不斷苦苦尋覓究竟何為本地茶菁最適合發揮的風味,此時便踏實了,因此他將此專業技術轉移農會大力推廣,紅烏龍茶開始真正普及鹿野。

外地茶師,讓本地人看見茶的價值。

在潘創擔任總幹事前,曾師承天仁茶業集團總裁之伯父 李文川先生。從種茶、製茶、喝茶、認茶、賞茶等層次深入感受茶文化的洗禮,學習製茶之相關專業知識;當時,李文川老師父隱居在鹿野高台山專心栽培「高級紅心烏龍茶」,並聘請兩位製茶名師承包其兩公頃高級紅心烏龍茶,光是茶的收成,每公頃就達到100萬以上的營收,如此高利潤的作物令所有農民趨之若鶩。

兩位名茶師所培製的「高級紅心烏龍茶」茶湯喉韻風味與吳聲舜先生研發的紅烏龍茶極為類似,再加上2008年電視節目「草地狀元」製作團隊前來拍製紅烏龍專輯,便逐漸打開鹿野紅烏龍茶知名度。

自然農法讓茶葉的價值再次提升。

「這裡的雜草是用剪的,不斷根,讓野草根為土壤鬆土;剪落在地面的腐葉成了泥土的有機肥料,而剛發出的嫩芽則是昆蟲們飽肚的甜美鮮食,如此一來,蟲吃草便不吃茶葉,野草反而成為農事的好幫手。我們最希望達成的目標是,茶園土地有多少,周圍森林面積就有多少,讓生物有棲息地,以生態平衡的理念養出鹿野的真正好茶。」

「我們推廣『自然農法』已逾十個年頭,但當一塊土地要從慣行改為自然農法,至少需要三年以上的地力恢復期,許多農友都撐不過這一段期間,也因為如此,在推廣上真的很有難度,所以我們便身體力行來做。」

一般青心茶一斤價值100元,但一斤軟枝烏龍茶就要價1000元,無論喉韻或香氣都相當深遠濃醇,藝術人文茶園便是挑選軟枝烏龍茶,完全以自然農法、草生栽培而成的茶園,由鹿鳴發起,尋求在地茶農契作,為了就是作為提升自然農法茶價值的示範茶園。

讓健康生活成為鹿野的在地意象。

「你從這裡看,那片山稜線是歐亞版塊、菲律賓版塊、南中國版塊的匯集點,然後另一頭便是阿美族聖山都蘭山的輪廓,鹿野地靈人傑,真正是個好地方。整片鹿野高台已休耕十餘年,都是為了當初農藥導致的土地酸化問題,鹿野其實是真正健康的一個好環境,我打算用一輩子繼續守護著。」

從農、從茶,其實探究的是生活觀的選擇,加上多年來從事土地開發產業,潘創更知道鹿野真正無可取代的價值就是健康的生活環境。在他的認知裡,空氣、水源、土壤都是無價的珍寶,多樣化的環境便能養成多樣化的作物,因此不管是未來鹿鳴要走的路,或是打造「大健康生活中心」的願景,在鹿野走過了一輩子,更堅信什麼才是真正的好。

 

照顧好茶.潘永豐|台東製造(FB粉絲專頁)


相關文章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

INSTAGRAM
travel_zztaitun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