reading FR

【台東】野菜皇后:從部落深遠的野菜文化中,淬煉而出的野菜皂。...

【台東】野菜皇后:從部落深遠的野菜文化中,淬煉而出的野菜皂。

你們是否也聽過一個說法:「大海是原住民的冰箱,而山林就是提款機。」能夠驗證這句話的人們,都是勇者。當具備的生存技能足夠豐富,勇氣也隨之強大。

在台東,多元而深遠的原住民族,有著千百年來,代代相傳的生活智慧。原住民知道如何從大自然拿取生活所需的資源,也懂得若要永續就得學會與野生動、植物相依相存的智慧。

在這廣大遼闊的環境之中,如果想找一個最為平易近人的代表物,那麼「野菜」絕對是日常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重要存在。

「野菜皇后」品牌的誕生,來自一群擁有信仰的女力們。她們熱愛原住民文化的獨特魅力,努力挖掘老人家再也熟悉不過的生活日常,一步步透過採集種植、研發運用、與分享連結,攜手拉起部落婦女的溫柔力量。

存在品牌裡一分一毫的「野」,都源自大自然裡甘露泉水的滋潤、月亮夜色的熟成、以及太陽日光的熱曬,是部落生活裡珍貴的點滴,也是野菜皇后團隊對部落文化的珍視與期許。

走進部落,雋永的生活智慧俯拾即是。

183個部落遍布在台東山海之間,7個族群的部落土地各自反映著獨特的野菜精髓。身為原漢混血的美珊,坦言過去在社會價值觀的負面框架下,總不願正視身為原住民的身份。直至有了信仰後,再回到台東的短短兩年內深入走訪了80多個部落,深刻感受到原住民文化的價值與珍貴。

「台東、土地、野菜,這三者關係緊密相扣,野菜文化之於在這片土地長久生活的原住民而言,如啟示錄述說中的生命樹,如每個月都結實的12種果子,也如醫治萬民那生命樹上的葉,若說台東的在地識別裡,其實藏著一個野菜國度,一點也不為過呢!」美珊如此說。

在團隊文化顧問米將.思古的引領下,美珊帶著我們一起走入位於初鹿村的巴蘭遺址步道。這是米將姊從小長大的土地,從飲食、從藥用、從居住、或從毒草,眼前的一草一木一花都是她身為初鹿部落卑南族人最為熟悉的一切。

踏上1,143公尺的旅程,我們仔細聆聽米將姊的日常採集故事,見證她們是如何重拾Mumu過去的生活技能,見證野菜是如何真實生根在野菜皇后們的生活觀裡,然後再一次深深感動緊貼著大地而活的原住民價值。

懂得人當寶,不懂的人當草,真正是野菜的生命寫照。

「山林裡有我們需要的東西,有食物、有藥材、有生活器具的材料,不需要特別使用環境難以消化的塑料製品。拿山棕來說,嫩葉可以用來編織,柔美而細緻花朵可以提煉做純露,山棕葉可以做為裝飾,還有更多更多,只看人有沒有使用它們的智慧。」米將.思古這麼說。

卑南族對天地的概念分為三層面:天、地、人。對族人而言,每片土地都一定有創造萬物的神在管理著,因此每次入山前一定會進行祈禱儀式。

靜靜聽著米將姊的禱告,我們一群人帶著誠敬的態度前行,一開始就遇見兩種不同的「台灣荖藤」。分為紅、白梗的野生荖藤,攀著樹幹而蔓延,紅梗荖藤氣味更濃,老人家特別喜歡,不僅消毒、除菌,更是被用來驅除瘴癘之氣的草藥,也是過去用來抗疫的生活智慧。

荖葉獨特的辛辣香氣一入口便瞬間在嘴裡爆發,野生慢長的滋味濃烈,一方面隨著嚼食,人體會自然出汗排出身體的負擔毒素,持續咀嚼更是紓壓。荖藤從葉、藤、梗都可以食用,不僅是部落常用的野菜,也是野菜皇后用來製成野菜皂的經典款之一。

沒走幾步路,竟發現「咬人狗」、「咬人貓」等毒草就緊鄰著身旁。米將姊一面小心提醒,一面說著毒草在傳統祭儀裡的運用。與假酸漿葉長的極為類似的咬人狗,是進行傳統毒草訓練常用的野草,每年收穫祭時,部落會以咬人狗鞭打青少年藉此訓練順服。咬人狗的葉子有獨特的細勾針毛,當皮膚碰觸時,立刻會感到疼痛搔癢,期許青少年們忍受痛癢之苦,往後能擔起保衛部落的重責大任。

而山上的「飛機菜」有著更為鮮明的鋸齒狀葉面,梗呈現美麗的淡紫色,風味相較一般平地種植的飛機菜而言更為濃郁。一轉身,又是被用來止血、消腫的「冇骨消」,老人家會將其葉搗爛後敷在疼痛處,可以用來顧筋骨,也是野菜皂中很重要的純露之一。

隨著腳步,沿途無論乾溼都能燃燒的「九芎」、能舒緩咬人貓疼痛的「姑婆芋」、用來補充水分的「腎蕨球莖」、可建築也可食用的刺竹」、飛鼠最愛的「聚果榕」、象徵著土地足夠純淨,過去被用來讓產婦沐浴的「伊蓮豆草」、卑南族婦女最愛用來編織花環的「熱帶鱗蓋蕨」、以及全株皆可食用,幾乎可以說是台灣民族植物代表的「月桃」。聽著米將姊的分享,覺得她們能保有對野菜的熱忱,吸收所遇見的部落生活智慧,然後成為一位植物文化的轉譯者,真是太棒了!

「就跟你們說這趟很值得吧!所以當末世糧荒之際,記得一定要緊緊抓住原住民的衣襟。」美珊姊笑著說。

野菜皂,融入部落植物文化的深遠,淨化每一日美好。

野菜皇后所生產的每款野菜皂純露都取自純淨的土地,從不同植物裡所萃出的精華,結合著野菜之於部落的價值與意義,讓手工皂不只是手工皂。

宛如地方創生,野菜皇后一直以來想做的,不僅是分享原住民族的生活智慧,更希望能幫助他人。因此,為了讓部落婦女們能學習製皂技能,團隊邀請擁有三十多年美髮資歷的設計師投入研發,並邀請有興趣的ina們一起投入,貼心地將純露、膏油、製皂等工序進行細部分工、建立SOP,讓每位ina只需專注於手上的工作,而不致手忙腳亂。

為了讓ina們可以上手,選擇製程較為單純的熱製皂工法;又為傳遞部落野菜文化的初衷,加入了大量手工自製的草本原物料,純露、酒粕、橄欖藥草冷萃油,因為沒有添加化學起泡劑、防腐劑,如何取得平衡點便相當重要。

冰涼澄澈的純露,瓶蓋一開立刻飄散出黃荊、月桃、玄參的淡雅草藥香氣。「我們不放化學防腐劑,每一款從野菜、花、果、根莖中萃取出的純露,一定會加入具有防腐特質的植物如左手香、辣椒葉等,並冷藏保鮮。」看著ina專心依序倒入固定比例的配方,加熱、攪拌、融製,再倒入消毒過的紙盒等待凝固,然後擠壓塑形。

最後,一塊塊如海浪、如山巒、如土、如風的野菜皂,在ina手中誕生。洛神、薑黃、蝶豆花、多種野菜,手工皂因植物本色而繽紛多彩;那淡雅清香的野菜本質,亦如野菜皇后一路以來親力親為走訪各個部落的純樸踏實,這樣的皂,怎能不迷人?


相關文章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

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