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台東故事】一場布農族的傳統婚禮。

天還暗著,在清晨兩點多,一場傳統的布農族婚禮即將開始。

過了初來橋,我們第一次來到錦屏部落參加朋友妹妹的婚禮,帶著一絲睡意抵達,庭院裡早已是來來往往忙碌不停的身影。

布農族是父系社會,但「分豬肉」的傳統儀式卻只有在嫁女兒時才有,過去婚禮前,家族中的獵人們得上山打獵準備禮品,山豬、水鹿、山羌…打到什麼就分什麼;現今方便多了,只要在婚禮前幾天訂好豬隻數量,前一天就能送到家中。

當家族中的女孩子準備結婚,所有成員都會一起幫忙,男男女女、老老少少在此時全都會聚在一起,共同為新人祝賀;現今因部落年輕人少了,加上多樣化的婚慶文化影響,傳統的訂婚儀式相當少見,所以才更是難得。

_

「吼,你們刀子很不利耶,若要我從鸞山部落帶刀來,這樣不好看喔!」

幽默的長輩是鸞山部落鼎鼎有名的阿力曼,他是今天新人們的姨丈,清晨就特地從鸞山前來參加婚禮,一邊與家人閒聊敘舊,一邊指揮著體魄強健的青年們殺豬。

看銳利的山刀劃下,幾個大男人俐落地處理起豬隻;在婚禮上,男性分豬肉,而女人們負責清洗內臟,整頭豬從頭到尾都會仔細分好,不能浪費。

叔叔拿著準備分豬肉的家族名單,由青年們仔細地刨割、剁骨、分肉,算好數量,一堆堆安排好;這一頭是分給工作人員的、那兩頭是村子裡分的、還有媽媽的家族、父親的家族…算了算地上總共12頭豬,都是主人家準備分送給親朋好友的禮物。

按著名單,仔細在袋子外寫上姓名,依序唱名領取,每一個都少不了;族人對於豬肉相當重視,因看重每一位賓客,所以絕對不能有多分或少給的狀況發生,否則輕則引起不滿,重則關係決裂,傳統的分豬肉對部落而言相當重要。

轉眼間,晨曦早已曬成烈日,八點多了,大夥兒還是依舊忙碌著。

姨媽端著一大臉盆的內臟準備以大鍋水滾煮,簡單用鹽巴調味就是今日配酒的佳餚。

阿嬤默默在角落準備了酒、豬肉,口中念念有詞地跟祖靈、過世的阿公道賀今日孫女準備出嫁的喜事。

庭院裡出現了越來越多的親友,這天,家族成員會為了新人而前來幫忙,除了認識家族的新成員,更是全家族一次難得的聚會。

更難得的是,美麗的sa mi gaz帶來一位澳洲老公Adam,也更因為如此,她希望能讓先生親身體驗家族裡的部落文化。

Adam難得地換上傳統族服、了解分豬肉文化、吃人生第一顆檳榔、飲人生第一大碗酒,放眼望去,來祝賀的都是部落的家人們,笑鬧之間都是滿滿幸福感。

問為何會想舉辦如此傳統的布農婚禮?笑容甜美的她回答:「以傳統的方式進行婚禮,原因很單純,因為自己身為布農族人,就算未來得離開部落、嫁到遠方,自小骨子裡的布農文化一定也要一直陪伴著。」

穿著傳統服飾的Adam,在阿力曼姨丈的引領下參與了「報戰功」儀式,與部落的重要人士或家族重要成員圍成一圈,一位接續一位,大碗喝酒、大聲唱功,充滿韻律的勇士氣勢,在老人家不小心說出中文「我的學校」那一刻,惹得大夥兒哈哈大笑,馬上再喝一碗。

其實,對布農族而言,就算是婚禮也依舊維持著內斂、務實的風格,沒有歡舞歌唱,沒有繁複禮俗。家人親友間以行動表示著祝福,刀起刀落、抬豬分肉,就算滿頭大汗也依舊甘之如飴。

分豬肉如同分享喜悅,酒一杯杯地相互敬著,新娘子說有了長輩與家人們的參與,這才是最讓人感動的婚禮!

是的,真正是的。

祝福sa mi gaz與Adam新婚愉快。

本文同步上傳 時刻旅行


相關文章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

INSTAGRAM
travel_zztaitung